會員服務:010-64386538 媒體/廣告:010-64384115 市場資訊:010-64355607
>>  您現在的位置:中國氯堿網 >> 頭條新聞 >> 內容

走中國特色化工本質安全之路 學會享受持續改進美妙之處

日期:2019-11-21 來源:中國安全生產網  編輯:中國氯堿網   在線收藏 瀏覽量:1135  
    走具有中國特色的化工本質安全之路,實現由化工大國到化工強國的飛躍是化工行業發展的最終目標,為此專家建議深入了解并實施化工過程安全管理——學會享受持續改進提升的美妙之處。
    過程安全是指在危化品的生產、儲存、使用、處置和轉移等生產經營活動中,預防裝置和設施可能發生的危化品意外泄漏及可能引發的火災和爆炸事故,這類事故往往造成群死群傷。
    過程安全與我們常說的職業安全不同,二者的差別可體現在影響范圍等方面,但目前很多人還沒有弄清職業安全和過程安全的區別,把二者混為一談。
    從實施效果來看,實行過程安全管理后,多數企業的運營效率得到很大提升,尤其是制度化水平、安全管理水平提高后,生產效率隨之提升。
    全球幾乎所有國家都極缺優秀的過程安全工程師, 應大力提升化工行業本質安全水平,加快專業人才培養。
    因風險的客觀性,這個管理過程沒有結束之日,一路改進提升,又永遠到不了百分之百安全的圣地,這正是化工過程安全管理的美妙之處。
    想象一下這樣的場景:30萬家危化品企業分布全國各地,幾千種危化品每天從生產企業出發被運往世界各地,也許就在離你不遠的地方,千萬噸級的化工裝置正在建設,幾十萬立方米的儲存設備不斷出現……化工行業作為國民經濟支柱產業不可或缺,但同時風險也時刻伴隨。
    “危化品的危險特性不會隨著經濟發展而改變,安全風險不會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而降低。”在近日召開的第四屆中國國際化工過程安全研討會上,有關專家一針見血地指出,雖然我國目前化工安全形勢整體穩定,但重特大事故仍處在易發高發期,安全生產形勢依然復雜。
    經過多年發展,2018年,我國化工行業產值達14.8萬億元,占全球化工產值的40%。從2010年起,雖然我國的化工產品總產值已居世界第一,我國成為世界第一化工大國,但是我國只是化工大國,還不是化工強國。如何有效防范重特大事故,走具有中國特色的化工本質安全之路,實現由化工大國到化工強國的飛躍?在第四屆中國國際化工過程安全研討會上,專家們詳細探討了化工過程安全管理這個國內提及較少的概念。通過深入了解化工過程安全管理,記者發現,國內化工行業從業者對實現化工本質安全有了更多期待。
    我們靠過程安全管理做什么
    管控風險是遏制事故的關鍵,而過程安全管理的核心思想正是風險管理 
    保障化工安全,管控風險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 
    眾所周知,我國化工行業以中低端、高風險生產為主,安全生產基礎薄弱。近年來,化工行業新技術、新工藝、新裝備、新材料不斷涌現,系統性風險已經形成。這些風險如果未能有效管控,便容易發生事故。因此,有效管控風險才能有效遏制化工行業重特大事故,進而實現安全和可持續發展。 
    “此時便需要過程安全管理體系,它的核心思想是風險管理。”德凱管理咨詢集團全球咨詢總監阿圖羅·特魯希略說。
    到底什么是過程安全?它能發揮什么作用呢? 
    “過程安全中的‘過程’主要是指流程工藝。”德凱管理咨詢(上海)有限公司咨詢總監蘇德亮解釋道,“過程安全與我們常說的職業安全不同,可體現在影響范圍上。比如,如果職業安全中的A點出了錯,那人員就會在A點受傷,但過程安全中如果A點出錯,可能會影響工藝流程中的B點、C點,或者不知會影響流程中的何處,而且后果往往比較嚴重。” 
    概括來說,過程安全是指在危化品的生產、儲存、使用、處置和轉移等生產經營活動中,預防裝置和設施可能發生的危化品意外泄漏及可能引發的火災和爆炸事故,這類事故往往造成群死群傷,如江蘇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就對企業員工和社區居民造成嚴重的人身傷害、財產損失以及環境破壞。 
    而過程安全管理體系包含工藝安全信息、員工參與、工藝危害分析、操作規程、培訓、承包商管理等14個要素,每一個要素都為了管控風險。 
    “風險管理的思想就像糖葫蘆的竹簽子一樣,把14個要素緊密串聯起來,每個要素相對獨立又互相影響。”中國化學品安全協會總工程師程長進說,在14個要素中,最重要的一個要素是危險性分析。如果運用適當的危險分析方法,如HAZOP方法(危險和可操作性分析法),對裝置和設施的設計、安裝、開車、停車、正常運行、檢修等階段進行分析,幾乎可以發現過程存在的全部危險。“如果事先能對裝置和設施進行系統深入地風險分析,找出可能存在的危險,并對潛在的危險采取相應措施,便能大大提高生產過程的安全性,這就是過程安全的用武之地。”
過程安全管理有何優勢 
    “用戶友好”是過程安全遵循的理念,針對變化中的風險時刻調整管控措施 
    “很多事故與操作工的操作有關,但是一味地指責操作工是不恰當的,也是不公平的。”美國化學工程師協會化工過程安全中心技術總監路易莎·娜拉說,既然操作失誤就可能導致事故,那么為什么不在設計階段通過風險分析發現潛在的危險,采取相應的安全措施呢?“按照過程安全的管理理念,生產過程應該是‘用戶友好’的,至少是當發生操作失誤時不至于導致重大事故及人員傷亡,系統能夠安全停車。” 
    “用戶友好”是過程安全遵循的理念,其實,在管控風險方面,我國在今年剛剛發布了《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隱患排查治理導則》,加上近年來一直推行的隱患排查與風險防控雙重預防機制建設,皆旨在實施化工行業風險管控。 
    “導則的編制借鑒了化工過程安全管理的思路,并結合我國有關法律法規要求和當前危化品企業實際,把先進理念和實施要求有機地融合到導則中,進一步充實強化了管理要素,實操性很強。”程長進說,該導則是過程安全管理的“本土化”。 
    這些措施和過程安全管理體系有何區別?過程安全管理體系有何優勢呢?這要從過程安全管理體系的14個要素說起。 
    蘇德亮分析,可以把14個要素分解為四部分來看。第一個是風險辨識評估,包括工藝安全信息、工藝危害分析;第二部分是風險管控措施,包括操作程序、應急準備和響應、開車前安全審查、設備完整性、員工參與、員工培訓、變更管理、承包商管理、作業許可;第三部分是從經驗中學習,包括符合性審核、事故調查;第四部分是執行保障,包括商業機密。其中,第三部分“從經驗中學習”可隨著風險變化及時調整管控措施,是過程安全管理體系的獨特之處。 
    “化工行業非常復雜,風險時刻在變化,有些變化必須得到充分關注。”蘇德亮表示,雙重預防機制關注風險識別和管控環節,而對變化的風險應對不足,也就缺乏在變化中學習的動力。而“導則”也有同樣的特點,沒有充分強調變化中的風險管控。雙重預防機制和“導則”實用性較強,就像磚和瓦,共同搭建過程安全管理體系。 
    企業從過程安全中收獲什么 
    實行過程安全管理后,多數企業的運營效率得到很大提升,尤其是制度化水平、安全管理水平提高后,生產效率隨之提升 
    近年來,我國積極推動和倡導化工企業實施過程安全管理,先后發布了《化工企業工藝安全管理實施導則》(以下簡稱實施導則)和《化工企業過程安全管理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并組織開展了有關培訓;還發布了《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風險隱患排查治理導則》,并大力宣貫實施。 
    實施導則的發布為推進過程安全管理起到指引性作用。與過去相比,我國化工行業過程安全發展取得了很大進步,但在實際工作中,企業推進進程較慢,至今仍有不少人,包括一些化工企業負責人并不理解什么是過程安全。 
    “目前,很多人還沒有弄清職業安全和過程安全的區別,把二者混為一談。”北京思創信息系統有限公司總經理納永良說,我們熟悉的海因里希法則就是職業安全管理重要的指導思想,常見的HSE管理體系中的“S”也指的是職業安全。而過程安全則關注工藝系統的合理性與完好性,基本出發點是防止因危化品泄漏或能量意外釋放造成的群死群傷事故。 
    程長進告訴記者,我國推行過程安全管理的企業確實不多,而且多集中于央企和在華外企。既然過程安全被國外發達國家證明是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體系,在我國推廣較慢的原因是什么呢?
    記者發現,不管是實施導則和指導意見雖已出臺多年,但二者并不是強制性標準,沒有要求企業必須實行過程安全管理體系。 
    先正達(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中國供應商工藝安全改進項目經理張劍龍認為,雖然國家層面已經認識到過程安全的重要性,但一些地方應急管理部門不完全了解實施過程安全的強大作用,安全檢查僅關注容易發現的表面問題,而對于實質性的化工合成過程中的隱患或風險沒有被識別出來。 
    蘇德亮從企業自身的角度分析,由于過程安全在短期回報機制上略顯欠缺,不能讓企業看到及時、明確且帶有指向性的好處,加之考慮到投入成本,多數企業仍處于觀望狀態。即使已經開展過程安全管理的企業,在推進的過程也存在急于求成的問題。 
    但過程安全只是聽上去很好嗎?“從實施效果來看,實行過程安全管理后,多數企業的運營效率得到很大提升,尤其是制度化水平、安全管理水平提高后,生產效率隨之提升,這是實實在在的收益。”蘇德亮說,對于有意愿卻尚未開展過程安全管理的企業也不用擔心,過程安全前期投入主要集中在硬件設置、防護層的改造上,按每年推進2個到3個要素,用4年至5年的時間可建立完善整套管理體系。同時,針對規模不同的企業,可以實施“簡易版”管理體系,摘取某幾個要素重點推進。
    而針對短期反饋機制欠缺的問題,路易莎·娜拉表示,目前美國正在開展過程安全成熟度的研究,通過構建成熟度模型,來給企業的過程安全執行情況打分,讓企業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進步和需要改進之處,讓看到短期反饋成為可能。
    加強過程安全管理該做什么 
    大力提升化工行業本質安全水平、加快專業人才培養是關鍵 
    實踐證明,化工過程安全管理是行之有效的工業事故預防和控制方法,可以有效推動化工安全管理從事后控制向事前預防轉變,更是企業及時消除安全隱患、預防事故發生、構建安全生產長效機制的重要工作。在現階段,我們應該從哪些方面發力?加強過程安全專業人才培養、提升行業本質安全水平被與會專家多次提及。 
    “職業安全可以靠現場管理積累經驗,而過程安全管控水平較高,知識能力很難從經驗中獲得,因此,全球幾乎所有國家都極缺優秀的過程安全工程師。”蘇德亮說。 
    清華大學化工系主任趙勁松提出,由于管理人員不懂得如何量化、降低風險水平,監管人員容易發現職業安全的問題,但很難查出過程安全問題。“中國化工過程安全人才奇缺,與現實需要存在巨大差距。”趙勁松說,清華大學自2009年起開設化工過程安全課程,中國越來越多的化工學院已將過程安全課程設為必修課,但全國僅有個別院校開設了化工安全專業,師資力量明顯欠缺。 
    “推進化工過程安全管理關鍵在于人。”中國石油大學(華東)教授趙東風認為,除了化工安全人才教育薄弱,企業管理人才也非常稀缺,多數安全管理人員沒有化工專業背景,對全生命周期管理和本質安全不理解,應利用高校資源培養企業安全管理人才,培養知工藝、懂安全、精技術、會管理的化工安全復合型人才,以適應現實需要。 
    在提升化工行業本質安全水平方面,Acu Tech咨詢公司總裁、首席執行官大衛·摩爾就如何將本質安全理念運用于化工過程安全管理之中提出對策,他認為本質安全設計應位于風險控制體系中的第一級。“企業時常通過實施大量保護措施以防止事故發生,為何不去挑戰風險源本身呢?能不能通過減量、替換、簡化作業程序等途徑,降低危險源自身的風險水平?”他認為,本質安全理念應貫穿過程安全管理,領導層首先要站出來做出承諾和計劃,通過政策和作業程序讓理念落地。“本質安全是一種理念,也是一種技術,甚至是一套思維方式和哲學方法。”大衛·摩爾說。 
    “任何國家都應開展化工過程安全管理,而且可以隨時開始。”阿圖羅·特魯希略在回顧歐洲化工過程安全發展歷程時說,“歐洲用了30年的時間,實現基于風險的化工安全管理,中國的這個時間可能更短。”他認為,因風險的客觀性,這個管理過程沒有結束之日,一路改進提升,又永遠到不了百分之百安全的圣地,這正是化工過程安全管理的美妙之處,要學會享受這個過程。 
    “我國已成為世界化工第一大國,我們需要攻堅克難、凝心聚力,努力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化工本質安全之路,實現由化工大國到化工強國的飛躍。”有關專家說。


    凡注明“來源:中國氯堿網”的內容,版權均屬于本網,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內容。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氯堿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中國氯堿網新聞熱線:010-64380147,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頭條新聞
每周熱點
市場資訊
月度熱點
最佳射手 广东好彩1 科乐长春麻将下载安卓版 青海快三走势图案昨天 足彩半全场投注技巧 辽宁快乐12 中国体彩大乐透 二分彩是什么来的 上海时时乐 淘宝快3走势 高频彩票开奖结果 长春麻将飘胡可以断门吗 胜分差 2018可以多开赚钱的手游 体彩甘肃十一选五前三 11选5技巧任二 稳赚 老11选5